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爱好者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64|回复: 0

曾经那么火的专业 如今高校学位点撤销榜第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5 19: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年04月30日 10:56 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曾经那么火的专业,如今高校学位点撤销榜第一

  热门转眼过剩


  前些年各大高校炙手可热,一转眼竟然成了人才市场上的过剩专业。

  随着第五轮学科评估临近,高校学位点动态调整名单引发热议。近四年来,全国高校撤销了近1600个学位点,其中软件工程学位点撤销数量最多,几乎年年霸居撤销榜第一位。

  与此同时,跟软件工程一脉之水的人工智能,却是另一番火爆景象。不无幽默地说,没有开课人工智能,都不好意思称大学。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史静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社会需求的正向信息,能否转变为学校满足需求的正向行为,是高校必须面对的问题,有时候两者并不匹配。

  遇冷与热门

  专业严重过剩,再不撤销就成了高校发展的绊脚石。学位点的大规模动态调整,始于2015年。

  这一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决定自2016年起,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学位点的动态调整。自此,高校学位授权点“终身制”成为历史。

  2016年10月,学位点动态调整结果首次公布,175所高校的576个学位点被撤销。2017年、2018年撤销数量保持高位,为340、489个。

  加上2019年撤销的193个学位点,近四年来数量累计达到1598个,远超新增学位点的数量。

  对具体撤销的学位点进行统计,软件工程学位点撤销数量最多,四年共有74个学位点被撤销,而且几乎年年都位居撤销榜第一。

  史静寰跟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高校学位点的调整是高等教育事业发展的一个常态现象,不撤销学位点最后因为质量不行而被市场和社会所淘汰,才是更大的问题。

  与此同时,人工智能跟软件工程一脉之水,处境却截然相反,眼下最热门专业当属人工智能。

  去年,清华、北大抢滩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学堂班”成为清华学堂人才培养计划第八个实验班,图灵奖得主姚期智院士担纲首席教授。

  以人文见长的人大、北师大,相继成立人工智能学院。按照《人工智能行动计划》设定的目标,到2020年要建设50家人工智能学院、研究院或交叉研究中心。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月底,设立人工智能学院的高校已达38所。

  不久前,教育部公布2019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有180所高校新增了人工智能专业,是今年备案专业中新增最多的专业。

  需求在变化

  裁撤需求不足、水平不高的学科,增列符合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优势突出的学科,高校的专业鼓励动态调整,并非一成不变。

  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撤销学位点的主因之一,是没有跟进市场需求脱离时代发展,被撤销专业不少是当年盲目跟风开设的,专业大幅撤销是近年高校滥设专业的结果。

  为大力发展软件产业,2000年《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要求,发挥国内教育资源优势,在现有高等院校、中等专科校中扩大软件专业招生规模。第二年,35所高等学校试办首批示范性软件学院获得批准。

  然而,高校一窝蜂举办热门专业,导致人才培养超过了社会需求。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软件工程学位点数量过多,相关人才已趋于饱和。

  软件工程已经是大众化的专业,差不多每个院校都有开设,专业实力参差不齐,毕业生实力相差巨大,部分院校被撤销专业也就理所当然。

  至于人工智能,涉及计算机、软件工程、机械电子、电气工程以及大数据运算等学科,当今社会发展越来越需要多学科协同发展的专业,人工智能的火爆也就自然而然。

  不过,一窝蜂上马的专业过几年成为过剩专业,人们担忧这会不会在人工智能上重现。梁挺福指出,这个问题在人工智能上也不会例外。

  史静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针对社会需求高校要做出准确的判断,有些高校在做判断时过于仓促。虽然,设立新学位点可能给学校带来新的生源和师资,加强资源流动等益处,但要办好这些新专业可能需要学校做更大的投入,所以学校利益和社会需求之间也并不一定能同时满足。

  基于此,我们会发现,某专业在特定的时间点上过热,但是投入进去的高校并非做好了充分准备,这样的专业往往过了几年就持续不下去了。

  建设跟不上

  需求是一方面,专业建设更是重要一环。专业抢着上马,后期建设跟不上,离撤销就不远了。

  梁挺福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师资实力不足专业教育质量下滑,是撤销学位点的另一主因。专业设置由产业发展需求所产生,从需求到人才系统有序培养,一般需经过科学的产学研阶段,这就要求高校在软硬件和师资方面有很好的储备。

  史静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师资、设备、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达不到,那么刚开始热门的专业,随着学生真正开展学习后,学生的不满意以及毕业生进入产业并不能适应产业需求而导致的业界不满,马上就会作为负向反馈影响高校声誉。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祁占勇指出,在本世纪初,特别是开始布局学位点时,许多高校认为学位点多多益善,有的专业东拼西凑进行申报,实现了学位点数量上的增长。但是,这些学位点学科建设基础薄弱先天不足,获批之后又忽视内涵建设。

  学位点的动态调整,是为解决此前高校快速发展时的遗留问题。2016年,教育部发布了首次专项评估结果,其中“不合格”“限期整改”等学位点合计186个,它们因“表现欠佳”被强制撤销。

广告
  人工智能大热,究竟是不是表面热闹,还需冷静思考。面对风口,许多高校开始整合资源,上马人工智能专业,解决师资等问题首当其冲。

  在今年新增人工智能专业高校名单中,不少高校是偏向文科类的院校,还有一些是师范类院校,甚至不少是原先一般的地方二三本院校。

  专家提醒,师资和硬件设施不匹配,教学和培养易存在问题。再加上短时间内纷纷上马,很容易出现教师和实验室跟不上的情况。追逐热门仓促建设的专业,其实是在围绕新概念进行材料包装,这样的专业难以保障质量办出特色。

  如此开办新专业,今后首先遭遇专业过剩困境的,便是该专业的毕业生。作者:俞杨

  参考资料:

  《近四年全国高校撤销近1600个学位点,这个学科几乎每年都是“第一”》,2020年4月16日,青塔

  《学位点调整﹐不是简单的“加減法”》,2020年04月21日08版,光明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大川乒乓网|中文搜索引擎指南网(搜网) ( 鲁ICP备16006309号

GMT+8, 2020-5-25 22:33 , Processed in 0.14582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