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爱好者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63|回复: 3

王凯江疏影古代传奇电视剧《清平乐》全集 剧情介绍 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15 00: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平乐》是由正午阳光影业、中汇影视、腾讯视频联合出品,侯鸿亮制片,张开宙执导,朱朱编剧,王凯、江疏影、任敏、杨玏、边程、叶祖新、喻恩泰、王楚然、刘钧、许潇晗等主演的古代传奇剧  。

该剧改编自米兰lady的小说《孤城闭》,以北宋为背景,在风起云涌的朝堂之事与剪不断理还乱的儿女情长之间,还原了一个复杂而真实的宋仁宗 。

该剧于2020年4月7日在湖南卫视播出,并在腾讯视频同步播出。


剧情简介

北宋皇帝赵祯(王凯饰)得知将自己养大的当朝太后刘娥并非亲生母亲,而自己的生母乃是太后当年的婢女李兰惠,深感愧疚。为了报答李家,赵祯将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徽柔(任敏饰)嫁给了李家的子孙李玮。朝堂之上,庆历新政大臣和老派权臣之间针锋相对,斗争风起云涌,赵祯治国如执秤,权衡各方势力,为国事殚精竭虑。徽柔与陪伴自己长大的内侍怀吉(边程饰)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对志趣不和又木讷平庸的李玮万般排斥,终于与婆家起了冲突,不顾一切地夜扣宫门,打破帝国最严苛的规矩,引发滔天非议,司马光甚至要在大殿之上“碎首进谏”。赵祯一生悉心呵护的“言路通畅”、“监督国君”的风气,使得他在爱女之情和维护治国理念之间挣扎得遍体鳞伤。最终,公主以半疯狂的抗争,始终未屈服于“成为李玮真正妻子”的命运,却与怀吉永生不得相见 。




清平乐(Serenade of Peaceful Joy)-电视剧-腾讯视频
https://v.qq.com/detail/d/dxd1v76tmu0wjuj.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0-4-15 00: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集
  宋天圣年间,先帝赵恒驾崩,赵祯继位,太后刘娥辅政。赵祯继位之后便想弄清楚自己的生母是谁,他深夜把乳娘叫来,再三追问之下,才从她口中得知,自己的生母便是刘娥身边的嫔妃李兰惠,她此刻正在永定陵为先皇守陵。赵祯确认生母身份之后,深夜骑马出宫直奔永定陵而去,就是要见一见生母李兰惠。赵祯来到永定陵门口之时,被守陵的官兵给拦了下来,这时,皇帝的仪仗队也出现在了陵前,目的就是要把赵祯请回宫去,但赵祯主意已定,不见到生母就是不肯离开。赵祯逼迫守陵官兵后退,想要进入去见李顺容,这时吕相派来劝说赵祯的晏殊也飞马赶到,他苦劝赵祯为国家社稷以及大宋的祖制着想,即刻回宫,但赵祯坚决不肯,他认为自己前来看一下自己的生母并不为过,还想为了孝顺生母而放弃自己的皇位,带着李顺容离开永定陵。李顺容在永定陵内听到了乐声,她知道赵祯来到了永定陵,她也知道赵祯此刻的想法,但她并不能自私地去见赵祯,只能派身边的公公去劝说赵祯回去。李顺容把自己抄了一年的经书交给赵祯,希望他能为了百姓做一位好皇帝,并表明自己在永定陵抄写经书过得很好,不想被赵祯所打扰,赵祯这才答应回去。赵祯同意回宫里当好他的皇帝,可又想念小时候李兰惠给他做的蜜饯,于是想借此见上李兰惠一面,公公只能提醒赵祯,李兰惠现在不做蜜饯了,而她以前做的蜜饯是跟梁家铺子的梁婆婆学的,让赵祯可以去那里品尝蜜饯。赵祯去梁家铺子吃蜜饯,可还没进门,就遇上韩琦在门口挡朱恶霸,差点被朱恶霸泼一身脏水的一幕。朱恶霸上门欺负梁家铺子的老弱妇儒,韩琦虽是一介书生却非常的有正义感,所以在门口替他们打抱不平不让恶霸进门闹事。赵祯看朱恶霸如此欺负韩琦,大叫着让韩琦去报官,可韩琦却不想这样做,直接将朱恶霸打发走就算了。赵祯以为韩琦不敢报官,是理亏于朱恶霸,可没想到韩琦却骂起了大宋皇帝,声称官比恶霸还狠,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皇帝,这让赵祯有了兴趣,于是进铺子喝茶吃蜜饯,请韩琦帮他解说一下。 韩琦告诉赵祯,大宋的律法不准百姓在坊间开铺子,梁家人若告到官府里去,只怕官家比恶霸更狠,到时候梁家铺子也开不成了,还要受罚,梁家上下五口便没有了生活的依靠。赵祯不了解大宋的律法,听韩琦如此言语批评他这个皇帝,心里很是不舒服,最后跟韩琦辩论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赵祯回宫之后,心里特别的不痛快,只能自己藏了起来,不想见任何人。苗心禾虽然年幼却很体贴,她知道赵祯的烦恼,想要开导一下赵祯,可赵祯就是不肯开门,她只能将点心送进去,给赵祯自己冷静的机会。赵祯上朝临政,正好听到范仲淹要为丧母辞官守孝,于是借题发挥想要说明孝道的重要,在朝堂之上跟满朝官员争论了起来。八王爷赵元俨深知赵祯的心思,也是他提醒赵祯,刘娥想要做大宋的武则天,让赵祯心里不舒服,所以他也在朝堂之上,支持赵祯的尊崇孝道的说法。

第2集
  八大王爷当众提出异议,言语之间的话都是说给把持朝政的太后听的,吕相立马站出来引经据典的回怼,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来,说不过的八大王爷气的不行。太后适时的出声打断了争执的吕相和八大王爷,批准了范仲淹的辞官奏疏,并向皇帝提及了张纶,拍板定下由张纶接替范仲淹,负责修堰一事。下朝之后赵祯脸色不好的回了寝宫,郭皇后带着一众**来给赵桢送早点,碰上了无诏逾越,跑来寝殿也给赵桢送东西的杨美人,自然是两人见面分外眼红,吵着吵着就动起手了。赵桢并不喜原配郭皇后,她是太后逼迫他娶的,做做样子的各自安抚起来。八大王爷因为在朝堂上被吕相一怼,心中郁闷,回到王府又发起了疯来,大喊大叫的骂着刘娥把持朝政觊觎他们赵家的江山。太后刘娥对于八大王时不时的闹起来给自己添堵,交代御医过府诊治,若是他这疯癫的老毛病再不见好,就让他在府中修养,不用上朝了。其实就是眼不见心静。郭皇后带着后宫一众妃子去给太后请安,给太后带了一点李娘子晾晒的梅子等蜜饯零嘴,她生性鲁莽,没有心机,就是傻白甜,一席话惹得太后直接冷了脸。其实所谓的李娘子就是守灵的李妃,也是赵桢故意让蠢得可以的郭皇后拿去试探太后反应的。赵桢得知太后因为蜜饯的事儿发了一顿脾气逮着内侍斥责了一通,也就清楚了太后对于自己的想要迎接生母回宫的事是抵触的,心里自然有怒气,能说说心里话的就只能是贴身伺候的张茂则了,若是亲生母亲,哪有坑儿子的,给自己娶了一个愚昧的莽妇郭皇后当结发妻子!刘娥身为太后,对于赵祯这个从小养育长大的养子也是疼爱的,她无子,也并不是夺了李妃的儿子以巩固自己的地位,而是先帝非要塞给她的。先帝担心两宫太后,各自为政,乱了江山,这才让刘娥这个原配皇后抚养赵桢并垂帘听政,把李妃发配到了皇陵守灵,杜绝这种情况。赵祯偷偷的安排心腹张茂则去皇陵那里给生母李顺容赏赐了很多金银珠钗等首饰,出宫的路上遇到了内侍江都知,传达了太后的意思,将属于张家的玉盏还给了张茂则自己保管。张茂则随之返回向赵桢请罪,拿出玉盏,分析利弊,规劝赵祯。太后以晏殊殿前失仪,罢黜晏殊离京任知府,赵桢不舍也无可奈何,下朝之后还微服上门请教,两人谈了很多仁君之道,赵祯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范仲淹离开朝堂之后受晏殊拜托,去应天府书院教书,因为衣着简朴邋遢,反倒让书院的学监官员和学子们误以为他是假冒的,出言讽刺,并未让他入内。曹丹姝见状,替范仲淹说话,与学监官员争论。好在晏殊的车马没多久也来了书院,见到范仲淹上前寒暄,那位学监还有周围的学子,这才得知刚才嘲笑的人真的就是范仲淹。韩琦带着几副药去探望之前帮助过的那家穷苦的梁家人,只是去了之后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会试如期而至,韩琦考取了进士一甲,殿试点为榜眼。太后带着郭皇后等后宫一众妃嫔以及官家夫人亲眷一同观看殿试,太后询问当阳郡夫人的女儿苗心禾,前三甲怎么样?苗心禾尚且年幼,觉得状元太老了,倒是榜眼看着还可以。太后见她喜欢,就起了给她指婚的想法,但苗心禾只说榜眼还可以,却并不喜欢。韩琦进了大殿见到龙椅上的赵祯认出他竟然是当日和自己有过争执的那个少年,内心惊慌不已。

第3集
  赵祯没有想到,他一时好心让宫中所有人都做梁家蜜饯,可没想到却被京城的富人利用,致使蜜饯价格贵如天价,腌制蜜饯的药材也贵如天价,他也间接害得梁家没有了生计依靠。赵祯没有想到自己好心却办了一件坏事,在听到韩琦说明原由之后,他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自省自责。苗心禾在刘娥那里剪花钿,深得刘娥的喜欢,而她也很想永远留在宫里陪着赵祯,所以刘娥给苗心禾建议,让她将花钿送去给皇后,讨得皇后的喜欢便能留下来。苗心禾正为刘娥的建议思考琢磨之时,张茂则前来告诉刘娥,赵祯为梁家的事情自省自责,苗心禾特别的担心,于是主动要求去劝赵祯先吃饭再自省。上早朝之时,程琳为大辽使节为乾元节而来的事情,跟赵祯汇报大辽的要求,表示大辽对位次之事不满意。赵祯觉得,位次之事只是小事,不想跟大辽使节锱铢必较,可程琳却眼里毫无赵祯,直接表示反对,差点就冲撞了赵祯。赵祯因为程琳是刘娥的人,并没有当殿斥责程琳,而是听程琳分析,最后无奈准许程琳继续跟大辽使节谈判。早朝之后,赵祯把王曾找来,质问程琳的为人,以及程琳所做的事情。赵祯觉得,程琳建议刘娥称帝,是把他当成了李显这个无能的傀儡皇帝,对程琳非常的不满。王曾替赵祯分析他的所为,说出自己的一番见解,让赵祯知道应该如何做这个皇帝。赵祯听王曾一番解释,以为王曾的意思是要他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心情很是不悦,直到王曾写出了仁字,他才明白过来。天旱多日,百姓因为大旱加虫灾而没有收成,赵祯为此到寺院自省,反省自己是否施错政才被天惩罚,同时派韩琦带人去赈灾解百姓之苦。晏殊带着状元王尧臣到应天书院,请范仲淹帮忙,派一些得力的学子抄写药方,好让官差可以按方抓药煎药,解百姓疾苦。曹丹姝听晏殊和范仲淹一席话,终于明白了赵祯的做法,她马上也跟范仲俺要求,加入抄写药方的差事中,为百姓做一点事情。赵祯自省之时,得知范仲俺联合其他大臣上疏,想要求刘娥撤帘,让他亲政,而这个奏折却被压了下来,所以赵祯只能马上回宫见刘娥。赵祯以刘娥病重为名,回宫去探望刘娥的病情,而刘娥本躺在寝宫里养病,得知赵祯要来见她,只能马上命人为她梳洗一番,去除宫里的异味,等着赵祯前来。刘娥为眼下的旱灾,夸赵祯做的一些为民利好的大事,而赵祯却表示这些都是王曾等人做的,与他无关。刘娥听出了赵祯话里的意思,认为赵祯并无所为,而得天惩罚不降甘霖,肯定与她的德行有关,所以她开始反省了起来。刘娥认为自己并无失德之行,她马上命任守忠带上南方刚刚上贡的新鲜水果,前往永定陵祭拜,告知赵祯仁爱天下的德政,之后便开始亲自看每一份奏章,看是否有过失。早朝之时,刘娥也学赵祯在殿上自责自己没能如以前一样事必躬亲处理奏章,想借此反省得祖先庇佑让天降甘霖。赵祯在刘娥反省之后,继续反省自己在寺院的所思所想,表示祖先并没有给他任何的提示,让他很是苦恼。王曾和张知白等人则在刘娥和赵祯相继反省之后,表示赵祯已经成年,应该亲政,他们愿意全力辅助赵祯处理朝政之事。在众臣的拥护之下,刘娥也不好表态,很快天便刮起了风下起了大雨,刘娥以为赵祯会去感谢祖先庇佑,没想到赵祯却勤劳的批奏章,让她很是意外。曹丹姝想趁自己学成之前,出去撒野一番,免得学成后回家只能做女工不能出门,而曹?则想劝曹丹姝不要在街上久逗留,想劝好早点回家。就在曹丹姝和曹?争执之时,梁元生出门吆喝,推荐店里的酒和蜜饯,曹丹姝因此进了门。曹丹姝进酒楼之后,才从梁元生口中得知了一些赵祯施的仁政,让百姓的日子好过了,让她对赵祯瞬间有了好感。回家之后,曹丹姝便刻了一个赵祯的木像,恨自己不是男儿身,不能入朝为官,无法得见赵祯。

第4集
  曹丹姝此时心里对于帝王赵桢颇为仰慕,若自己是男儿,一定会考功名入朝堂,鞠躬尽瘁辅佐赵祯千秋万代。吕相进封为参知政事,晏殊也被调回了京师,赵祯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师,心情很愉悦。曹丹姝很早就定了亲事,未来的夫婿是也是门当户对的李家公子,只是她并不多喜欢,因为那位李公子,整天念叨着修道成仙,其他的根本漠不关心。曹家祖上那是非常显赫的世家,曹丹姝的祖父更是大宋的开国名将,可以说曹家在整个大宋,那是最有名望的大家。搁在以前曹丹姝不太喜欢跟着母亲入宫参加宫宴活动等等,而如今不同往日,太后召集很多世家贵妇入宫学习养蚕纺织之法,曹丹姝打扮的靓靓丽丽的去了,还在宫道上遇到了赵桢和郭皇后的銮驾。她远远的看了赵桢一眼,心目中的仰慕更加深刻。学子欧阳修看懂了晏殊出的科题真正的寓意,写的辞赋才华横溢,晏殊非常欣赏,把考卷拿给了赵桢看,赵桢也颇为满意,而此时的欧阳修只有23岁,被钦点为省试的第一名。太后召来吕相提到了这次贡院考试之事,觉得欧阳修以及第二名都是擅长辞赋之人,都很年轻,词写的再好又有什么用,还听说欧阳修写过艳词,这等人若是中了状元进了馆阁,岂不是上不了台面。她的意思就是让吕相劝阻赵桢,不能点欧阳修之流为状元。所以吕相以及众参知政事的讨论,欧阳修行为放荡,有狎妓写词艳曲的情况,若为状元难当天下学子表率,最终赵祯退让了一步,给了欧阳修第十四名的进士,状元点了王拱辰。连中三元的欧阳修本来做好了金榜题名当状元的心理准备,还特意准备了大红的袍服,结果只居于十四,心里难免失落,郁郁寡欢。曹丹姝和闺阁姐妹插花聊天,谈起了未来夫婿,言语之间透漏自己心里有了喜欢的人,惹得众姐妹非常惊讶,开始旁敲侧击的调控。曹丹姝不好意思的否认,并表示就算有喜欢的人,也是天上之人,可望不可求!皇陵那里传来信,李顺容久病愈重,如今只能靠着灵药人参吊着命,恐怕撑不了多久了。太后拟旨进封李顺容为李宸妃。赵祯得知生母病危,很想去探望,但万国来朝的宴会,他身为帝王又不能缺席,大局为重,只能稳住心神穿戴整齐去应付。对于即将病逝的李顺容,太后刘娥也是惋惜的,毕竟是侍奉自己多年的婢女,对于她册封的宸妃诏书,字字中肯贴切,并未苛责之言。苗心禾向太后表明了想法,愿意留在宫中守着赵桢一辈子,只是她的母亲不愿女儿一生禁锢在深宫。苗心禾去照顾赵桢,赵桢吻了她,两人发生了关系。曹丹姝即将嫁到李家,亲家以儿子李植身体不适安排年幼的弟弟迎亲,曹夫人非常不满。曹丹姝倒是无所谓,嫁到李家之后,李植被父母塞到了婚房里,其实并不是他身体不适,而是他满脑子都是修仙,根本不想成婚,见到曹丹姝吓得战战兢兢,一劲儿的后退。

第5集
  李植被曹丹姝逼到墙角,曹丹姝看着他一副胆小的样子,有些好笑,走到一边的书桌上为李植研了磨,让李植写下和离书,双方画押后,曹丹姝就会离开李家。曹丹姝从李家出来后,没有换衣服,身穿一身嫁衣就往家里赶,路上遇上了张茂则送盛姑姑回京城的马车,曹丹姝便搭了张茂则的便车回了京城。李兰惠去世的消息传到吕夷简耳里,吕夷简匆匆忙忙地想找刘娥询问关于李兰惠的后事,路上遇到了任守忠,吕夷简听完任守忠的话,觉得刘娥对李兰惠的丧事处理得不符合礼节,担心数十年后赵祯会因此而报复,刘娥见吕夷简来了,便支走了赵祯。吕夷简向刘娥说明了来意,劝刘娥为刘氏一族的未来做打算。刘娥内心复杂,她不相信赵祯会为了李兰惠和自己反目成仇,吕夷简劝说刘娥不要为了李兰惠伤了和赵祯的母子之情,不要争一时的意气,把赵祯心中对李兰惠的愧疚变成对刘娥的怨恨。刘娥冷静下来,还是听从了吕夷简的建议,决定厚葬李兰惠,赵祯得知消息后,这才平静下来。朝堂上,刘娥向百官宣布要在二月的谒庙仪式上,身穿衮服祭祀太庙,但大臣们却纷纷反对,衮服是天子的礼服,刘娥要穿衮服祭祖,这样的举动让群臣担心刘娥是要效仿武则天称帝。薛奎大着胆子质问刘娥,刘娥以天子之服谒庙,是以何种身份祭祀先祖,刘娥还没有回答,赵祯则开口打圆场,让大臣们再商议一番。下朝后,赵祯让张茂则拿了刘娥的医案,刘娥病重,太医们对刘娥的病也束手无策,赵祯略一思索,带着张茂则去找晏殊商议关于刘娥坚持要穿衮服祭祖的事情。赵祯将刘娥的病情告诉了晏殊,说刘娥也许撑不过这个冬天了,想要以衮服祭祖,不是想要夺权,也不是向他示威,而是因为人之将死,这才敢把年轻时不敢表露的贪念欲念所表现出来,刘娥也想看看赵祯对她是不是只有惧怕,而完全不顾母子之情。赵祯要晏殊帮忙,支持自己让太后穿衮服祭祖,不过要将衮服稍作改动,以区别天子之服。韩琦和好友富弼喝茶时,富弼为了太后穿衮服祭祖的事情愤懑不已,觉得太后此举会让礼仪崩坏,甚至让百姓不服,但韩琦问了店里的小厮,小厮却觉得赵祯孝顺不已,一件衣服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富弼听了这话,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又无可反驳。刘娥的病越来越重,赵祯赶走了下人,亲自在刘娥宫里伺候,刘娥见宫里只有他们两人,便和赵祯说起了心里话,把内心的委屈与不满发泄了出来,刘娥觉得赵祯是恨她的,不然也不会借替刘娥祈福大赦天下之时,赦免了当年反抗刘娥的大臣们,让他们官复原职,赵祯却解释自己是真心希望刘娥康复,赦免那些大臣也是为了化解恩怨,刘娥也圆了身穿衮服祭祖的心愿。明道二年,刘娥病逝,刘娥去世前,还是换回了皇后的服饰。赵祯正在灵堂为刘娥守灵时,赵元俨闯进灵堂大吵大嚷,赵祯出门制止了赵元俨,赵元俨却让赵祯不要再认刘娥为母,要赵祯为李兰惠报仇,还说是刘娥为了阻止赵祯和李兰惠相认,毒害了李兰惠。
 楼主| 发表于 2020-4-15 00: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集
  赵元俨大闹灵堂,晏殊不想跟他过多辩解,只是称灵堂重地应该顾及皇家颜面,而他所说的是否属实,赵祯可以派人去查,众臣听了都附议晏殊的说法。赵元俨气愤不已,想拿拐杖去打晏殊,却被赵祯拦下,赵祯以赵元俨病情发作为由,让人把赵元俨带走并好好看管。事后,晏殊向赵祯坦白,称赵元俨所说的属实,他因畏忌刘娥而隐瞒赵祯生母事,愿意接受赵祯的罢黜,让赵祯别再为不能为生母敬孝一事而耿耿于怀。赵祯听取了晏殊的意见,罢黜晏殊提拔直臣,把范仲淹提拔进了京城。赵祯未见到范仲淹,却先收到了范仲淹的奏折,这让他心里不快,当年指责刘娥垂帘的人是范仲淹,如今他却又替刘娥说话,让他不知道是否该相信范仲淹是一个直言之臣。赵祯心中烦闷,便与韩琦出宫散心,没想到听了一段说书竟也是皇帝生母的故事,让他愤然而起,在回宫的路上,韩琦把心里的真实想法告诉了赵祯,当年先帝将出生的赵祯归于刘娥所有,这是先帝的考量并不是刘娥的过错,如果百姓指责刘娥毒害李兰惠,便等于咒骂先帝昏庸。韩琦见赵祯未做回复,便接着提到,刘娥当年垂帘听政时的诏令很多都成了如今的政令,众臣纷纷上书弹劾刘娥是对朝廷不利的举措。赵元俨为刘娥毒害李兰惠的事情不肯罢休,几次三番去找赵祯理论,赵祯表示,李兰惠是否是自己生母,他已经找旧臣和宫里老人求证了,很快就会有结果,而对于他所说的有关宸妃以及太后的德行,希望赵元俨能够慎言。赵元俨走后,赵祯思虑再三,决定将此事查清楚,才能让流言蜚语得以澄清,以免刘娥或者李兰惠的名声遭到玷污。赵祯让相关人等开棺验尸,并让李兰惠的亲弟李用如也参与其中,证明开棺验尸的公正,并向所有人证实,李兰惠绝非被毒害而死,而且对其进行了厚葬。赵祯随即警告众臣,别因为自己的偏颇玷污他人清白,言语之间责骂了诬陷刘娥的赵元俨,同时要求众臣别再揣测流言。澄清之后,赵祯特意去祖庙跪拜刘娥,感激她对自己的养育之恩,以及对李兰惠的厚葬之恩,随后,赵祯公开下召书澄清了刘娥的功过,晏殊知道后很是感动,他更感激范仲淹反复上书让赵祯有了今日的做法。郭皇后经过花园,无意间看到尚美人和杨美人收受外臣的好处,于是大动肝火教训了她们一顿,尚美人看到赵祯经过花园,便装出了示弱退让的模样,郭皇后被激怒后动起了手,赵祯见状上前阻拦,郭皇后一巴掌打到了赵祯,还被她的戒指划破了脖子。赵祯不想让这件事传扬出去,但还是被大臣们知道了,吕夷简谏言称皇后失德不配再执掌中宫,赵祯接受了他的建议,让人拟草诏以皇后入宫九年无子为由降为净妃,去道冠修仙。范仲淹等人为赵祯废后一事指责吕夷简,认为他没有劝阻赵祯,吕夷简怒怼后让他们自行去阻止。范仲淹等人站在殿外,求赵祯不要废后,吕夷简上书指责范仲淹等人所为,赵祯看出吕夷简有当权倾朝野重臣的野心。赵祯看破却未捅破,因为皇后确实不适合执掌后宫了,随后,赵祯以尚美人和杨美人结交外臣冒犯中宫为名,将她们一起逐出宫去。朝堂上,吕夷简怂恿跟随他的那一派官员,继续中伤劝谏的范仲淹等大臣,而富弼则直言替范仲淹等大臣抱不平,称大宋七十年都未有废后一事,范仲淹等人劝谏并没有错,即使错了,赵祯也应该宽容才能保持言路的畅通,赵祯错开话题,不再议论废后是否正确,要求众臣替他着想,选一个更为合适的中宫人选,这是眼下解决问题关键。

第7集
  赵祯和韩琦在宫中游玩时无意中看到了正在试指南车的陈熙春,让赵祯很是喜欢,随后,赵祯命人把陈熙春请来一起用膳,他发现陈熙春很是健谈,心下更是喜欢。陈熙春告诉赵祯,她是被送进宫来给太妃当养女的,也是准备要嫁给赵祯的,还提到了不少关于她改装各种车的故事。二人谈得很愉快,然后让张茂则把她送回到太妃那里,太妃很是不解,她不明白赵祯为何不留下陈熙春侍寝。赵祯有意想让陈熙春当皇后,不想就这样提前让她侍寝,大臣们不同意让陈熙春当皇后,认为陈熙春出身不好,家里一心想要借她来贪图权力,况且,陈熙春的德行肯定不足以担任中宫之职。赵祯无法否定大臣们的意思,只能暂时疏远陈熙春,让苗心禾一直陪伴在侧,这让陈熙春心里很是难过。张茂则按照赵祯的意思转告陈熙春,称赵祯的身边,不仅会有苗心禾,将来还会有一个皇后,让陈熙春更加失落。赵祯和众大臣商议了很久,最后选定了一个人选,那就是曹丹姝,赵祯见大家意见一致,也就没再反对,接受了这个皇后人选。随后,赵祯去见陈熙春,用欧阳修的一首诗说明了心意,并把他即将大婚的消息告诉了她。曹丹姝没有了婚姻的羁绊,整日跟几位姐妹一起赏花喝茶做女工,心情很是愉悦,一天,曹丹姝故意借杜有衡和苏子美的事情取笑杜有衡,并称其父已经推荐杜有衡去选皇后,杜有衡担心不已,生气地责备起了父亲,曹丹姝这才大笑起来。杜有衡知道自己被戏耍了,跟曹丹姝打闹起来,这时,传来了曹丹姝被选入宫的消息,让曹丹姝颇为不解。赵祯不解在选定曹丹姝为皇后的事情上,大臣们的意见出奇一致,韩琦把在坊间听说的原因如实相告,因为曹丹姝极为貌丑,但品行却令人钦佩。曹丹姝与李植订亲,可李植一心想修仙不想娶妻,曹家想退了这门亲事,但曹丹姝却坚持要信守承诺嫁到李家,新婚之夜,李植竟然直接越窗逃跑,大家都认定她是因貌丑而吓坏夫君的。曹丹姝在李植被吓跑之后,并没有跟公婆吵闹抱怨,而是签下和离书,跟公婆行了大礼之后离开了李家,行为举止得体,加上她貌丑不能惑君,所以大家才意见一致。赵祯明白了其中内情后,也不想再去追究,他认为这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既然她愿意做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泥菩萨,索性就由她去了。赵祯一心想着陈熙春的事情,希望陈熙春被送出宫后能有一个好去处,他让韩琦帮忙给陈熙春寻一个好人家嫁过去,还赏赐了陈熙春父母,不能让陈熙春受任何的委屈。陈熙春要出宫之时,赵祯特意前去送别,陈熙春很好奇中宫人选,他称这个人选只是一个适合住在这深宫里的女人。曹丹姝见过父母,确定了自己是真的被选进宫了,虽然不明其中原因,但她心中还是非常窃喜,因为赵祯是她喜欢的那个人。晚上,曹丹姝为了嫁给赵祯之事失眠了,她对着赵祉的人像自言自语,希望能跟赵祯相守一生。曹母亲自将曹丹姝送进了宫中,可一连十几天都没有见到赵祯的面,曹母有些不放心,因为同时送进宫的其他千金也未见到赵祯的面,曹母这才放心地回家告诉曹父。

第8集
  景佑元年,曹丹姝即将与赵祯大婚,她在家梳妆打扮之际,还不忘跟好友分享心中的喜悦。赵祯的心情却没那么好,他把大婚当作上迫不得已的事情,连换装梳洗都不积极。曹丹姝带着心中的欢喜,承受着宫中的繁复礼节,一早便开始行礼,一步一步进入皇宫,赵祯则直到张茂则提醒后才不得已梳洗换装。曹丹姝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应礼节,入主中宫成为赵祯的皇后,却未能见上赵祯一面,让她心情很是失落。邓宝吉在曹丹姝独守之时,特意向曹丹姝解释道近日淮州闹灾,赵祯日日有急奏要批,想让曹丹姝谅解赵祯的难处。曹丹姝作为皇后,必须要有宽厚的胸怀,她表示理解赵祯的难处,让人不要打扰赵祯。张茂则把大婚之日,各大臣为选定皇后的事情开心多喝了几杯的事情告诉了赵祯,让赵祯也有些感慨。赵祯认为,大臣们是因为选定他们想要的皇后而开心,并不在意他本人是否喜欢。张茂则替大臣们说了几句话,他知道赵祯心中对陈熙春仍旧惦念,于是建议赵祯过一段再把陈熙春接回宫中,赵祯却认为,大臣们是怕他因为陈熙春的美色而变得昏庸,才选的丑名在外的曹丹姝。张茂则看赵祯对曹丹姝有所误会,想要提醒赵祯,曹丹姝丑名在外的事情或许只是传闻,可赵祯却不在乎这些,因为他并不想去喜欢大臣们为他选定的皇后。张茂则听赵祯如此说,也不好再劝赵祯什么,只能去向皇后禀报,谎称赵祯公务繁忙,让曹丹姝别再等赵祯前来。曹丹姝没有等到赵祯,心里很是难过,但还是大度地提醒下人给赵祯送一点清淡的小菜。赵祯夜晚一个人在雪地里走着,无意间听到一个女孩的骂声,他好奇地走过去查看,小女孩是张妼晗,因为自己养的小白兔被咬死了,她心情不好地破口大骂,赵祯想安慰张妼晗却没有成功,因为张妼晗根本不相信,他只好按照成人的方式安慰着伤心的张妼晗。曹丹姝一个人在寝宫内,越想越失落,想到伤心处之时,她忍不住哭了起来,怪自己一个人做着美梦。曹丹姝提醒自己,不要相信有天降美梦之事,然后生气地把自己刻着的小木人给扔掉了。张茂则知道曹丹姝心里难过,特意送来曹丹姝喜欢吃的羊肉酥饼,曹丹姝这才知道张茂则是她当日搭车的人。张茂则想替赵祯说话,不让曹丹姝如此难过,可曹丹姝却表示,自己明白这个皇后是被选出来的,并非赵祯的本意,已做了不强求的心理准备。曹丹姝的心里特别的感激张茂则,因为在她最狼狈和最难过的时候,都是张茂则陪着她。赵祯陪了张妼晗一夜,第二天一早回寝宫的时候,曹丹姝给赵祯备上了小菜和清粥,并向赵祯行礼,赵祯这才发现,曹丹姝并非传言中的丑名在外,让他很是惊讶。曹丹姝给赵祯安排了吃食,让张茂则去给赵祯搬火盆之时,张茂则看到了曹丹姝扔掉的那个小木人,于是小心地收了起来。赵祯早饭吃得很开心,曹丹姝如此得体也让他很是高兴,在吃完饭之后,他特意跟曹丹姝道歉。曹丹姝表示,赵祯国事繁忙,她能够理解,还说赵祯昨天一夜未睡,应该早点回福宁殿补觉,让赵祯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先离开了。欧阳修被调回暖阁,苏瞬钦也中了进士入朝为官,赵祯心中甚是欢喜,觉得他身边有了很多可用之才,看到被罢黜出京的范仲俺也写出洒脱的文章来,他更是赞叹不已,觉得他们这些人可以引领文坛新风了。宫中娘子纷纷前来拜见中宫曹丹姝,并给曹丹姝送了礼,而曹丹姝同样备下了厚礼,把她自酿的酒以及做的肉干之类,拿出来与她们分享,她的大度和谦和让众人钦佩。

第9集
  赵祯有意想将范仲淹召回,为此,他特意为吕夷简准备了傀儡戏,吕夷简也明白了这出戏就是为了自己所演,韩琦为范仲淹的诗词喝彩,趁机为范仲淹说好话,赵祯刚好借机让吕夷简找个机会召回范仲淹,吕夷简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下来。看完戏后,赵祯去了坤宁宫看曹丹姝,苗心禾等人见赵祯来了,便纷纷告退,赵祯看着桌上的酒壶后,便向曹丹姝讨一杯酒喝,落座后,赵祯看着桌上曹丹姝所抄写的食谱,对此颇有兴趣,但曹丹姝却不主动说话,赵祯也没有开口询问,两人的沉默让气氛有些僵硬。这酒一时间竟然喝到了晚上,赵祯见曹丹姝懂得农耕机械,便猜测曹丹姝随父兄去过不少地方,但曹丹姝却没有回答,还委婉地让赵祯离开,赵祯虽想留下,但碍于面子便离开了。赵祯回到宫里,向张茂说出了心事,觉得曹丹姝还在记恨他大婚之夜没有去坤宁宫的事情。此时的曹丹姝也一样满是心腹事,侍女缳儿问她为何要赶赵祯离开,曹丹姝觉得赵祯不喜欢自己,而且她入宫以后才知道赵祯和陈熙春的事情,她知道赵祯是被迫娶了自己,所以连大婚当夜都不肯来,而如今自己也懂些机械,与陈熙春有些相似,赵祯才想留下来,曹丹姝不甘心成为替代品。缳儿劝曹丹姝不要和赵祯计较这些,毕竟赵祯是官家,曹丹姝也劝自己,她不仅是赵祯的妻子,也是赵祯的皇后,既然无法与赵祯两情相悦,那便替赵祯管好后宫。郭皇后被废后降为净妃,郭氏知道赵祯立了新皇后便开始寻死觅活,想以此引起赵祯的同情,内侍阎文应将这件事禀报给曹丹姝,还添油加醋地说了郭氏对赵祯大逆不道的事情,想要让曹丹姝严惩郭氏,但曹丹姝却没有上当,还警告阎文应以后不要再犯类似事情。曹丹姝到福宁殿找赵祯商量对郭氏的处理,赵祯听完原委,先向曹丹姝赔了罪,说自己曾经因为心软想要私下接郭氏回宫,曹丹姝却没有反对,觉得郭氏虽然被废,但还是妃子,回宫是理所当然的,赵祯有些意外曹丹姝的反应,想询问曹丹姝是否表里不一,曹丹姝说她和郭氏都是奉旨入宫,所以心里对郭氏有些同情,赵祯听了曹丹姝的话,仔细解释了自己和郭氏之间的事情,郭氏虽然不适合做皇后,但生性憨直,没有害人之心,不该落得悲惨的下场,曹丹姝表示理解,愿意让郭氏名正言顺地回来,还愿意重新册封她为贤妃,赵祯对曹丹姝的大度十分意外,曹丹姝还想要提升苗心禾等三位娘子的妃位,赵祯也答应下来。吕夷简知道曹丹姝对郭氏和苗心禾等三位娘子的处理后,和高若讷谈起来这件事,吕夷简觉得曹丹姝的处理十分巧妙,既讨好了赵祯,又拉拢了后宫。晚上,任守忠突然向曹丹姝禀报郭氏病逝的消息,曹丹姝十分惊讶,赵祯知道郭氏病逝后,让张茂则调查了一番,才发现阎文应在给郭氏的药上动了手脚而害死了郭氏,赵祯得知后自责不已,觉得是他害了郭氏,原本以为只是一件简单的家务事,但他未曾想到,自己身为皇帝,家务事也不可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私事,牵一发而动全身。

第10集
  赵祯很自责考虑不周而害了郭皇后,张茂则告诉赵祯,台谏纷纷上书反对升迁三位娘子,还弹劾了曹丹姝,这让赵祯有些不解。李迪和吕夷简知道赵祯回宫后,立即和几位大臣一起找到赵祯商议此事。赵祯让张茂则找个理由流放阎文应,范仲淹上劄子要求彻查郭氏的死亡原因,但是现在没有证据可以力证吕夷简和郭氏去世有关,赵祯决定先将弹劾吕夷简的劄子压下再说。缳儿知道大臣们弹劾曹丹姝后便为她抱不平,曹丹姝却反思自己的确是不守规矩,有些任性胡为,而且她的确是有笼络人心的意思,想在赵祯面前证明自己的好,但却因此而连累了别人,曹丹姝经过此事后反思良久,决定以后谨言慎行,绝不再做错事。时光如梭,几年后范仲淹回到了京城,他还是那样直言作派,因反对吕夷简把持朝政和结党营私,便给赵祯献上了百官图,来劝说赵祯处置吕夷简,高若讷站出来为吕夷简辩驳,范仲淹和高若讷吵得不可开交,这时,赵祯却转移了话题,范仲淹见无法说服赵祯,只好先行退下。韩琦和一众友人在清风楼吃饭时,无意间认出了在酒楼里做杂役的梁元生,二人闲谈几句,韩琦让他有事就来找自己。随后,韩琦找到范仲淹,想要劝说他暂时忍受吕夷简的批评,却发现范仲淹正在写着自己对现在政事的见解,想以此献给赵祯,韩琦佩服范仲淹的一片赤诚之心,但他觉得这样做会给吕夷简递上把柄,但范仲淹却坚持要写。不出韩琦所料,吕夷简等几位大臣在赵祯面前议事时,开始针对范仲淹进行指责,赵祯根据他们的辩论,提及了晏殊当年之过,自请摆出离京的事情,提议要让宴殊回京复职,轻易就得到了大臣们的一致赞同。吕夷简并没有放过范仲俺,不经赵祯的同意,私下联合两府的名义拟了罢黜范仲俺出京的诏令,等着让赵祯过目同意,韩琦和欧阳修他们得知此事,都对吕夷简特别的不满。赵祯在曹丹姝写字的时候,前去看望曹丹姝,和她一起写字谈论社稷名声,同时把吕夷简想要罢黜范仲俺的事情,跟曹丹姝聊一聊。赵祯把自己跟晏殊聊了几个时辰,聊的话题都是范仲俺的事情,一一告知曹丹姝,说了一番自己的感慨。曹丹姝听赵祯聊了许久之后,把她自己喜欢的范仲俺的文章里的几句话写下来,说明她的领悟力远不及赵祯,可惜了赵祯写下的一手好字。赵祯听曹丹姝一说,马上握着曹丹姝的手,写了几句,然后提醒曹丹姝,想把字练好便要沉得住气,还愿意当曹丹姝的老师,让曹丹姝一时开心,忘记了自己一直隐藏的情绪,显得特别的开心激动,让赵祯看了很是高兴。赵祯走后,缳儿在曹丹姝身边说着闲话,说见赵祯和曹丹姝一起写字的样子,就像话本里的眷侣一般,还让曹丹姝可以软语劝赵祯留下,曹丹姝却严格遵守中宫皇后的职责,不肯做这种妖媚惑主的事情。春孟时节,范仲俺被罢黜出京,他想提前离开,免得韩琦一伙人跟吕夷简一党为他的事情,在朝堂上争论不休,祸及知己。王质等人知道范仲俺要走,特意拿着好酒去送范仲俺,而朝堂之上因为范仲俺朋党之事争论无理,很多与范仲俺相交甚好的都愤愤不平的骂吕夷简。赵祯正在殿里看劄子时,曹丹姝正好来为赵祯送新酿的青梅酒,听了余靖的上书,便说赵祯正是因为公正没有偏颇,才会将范仲淹贬黜出京,曹丹姝发表了一番自己的见解后,马上意识了错误,便向赵祯请罪称不该议论朝政。
 楼主| 发表于 2020-4-15 00:3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集
  曹丹姝对范仲俺和吕夷简两人进行了评判,但赵祯并不觉得,范仲俺是敌不过吕夷简的人,而他又需要他们两人各人的长处,所以觉得朝堂之上还需要两人同殿为臣为好。赵祯看曹丹姝说了这么多,对曹丹姝又有了新的了解,于是问起曹丹姝在未入宫之前的样子,两人聊得甚是愉快。赵祯问曹丹姝前来的原因,曹丹姝便把苗心禾可能有孕的事情告诉了赵祯,赵祯知道后非常开心,扔下了曹丹姝去找苗心禾,曹丹姝心里有了一丝不悦,但她能理解赵祯的心情。太医给苗心禾诊脉后确定她已经怀孕四个月了,而且胎儿无恙,他开心地跟苗心禾分享这个喜悦,但苗心禾心里却很担心。苗心禾夜里做了恶梦,梦见众大臣要把她生下的皇长子给抢走,她被恶梦吓醒,才觉得自己不知道是否是之前许愿,要为赵祯生一个儿子的愿望要实现了,心里十分害怕。赵祯为即将有子嗣而开心,特意把晏殊请来帮忙,因为他想要有一个女儿,因为公主不用忧心天下,只需要享受他的宠爱,赵祯希望把自己所没能享受到的任性胡为,逍遥快乐补偿到自己的女儿身上,还特意找晏殊为女儿起名。曹丹姝和苗心禾一起吃饭时,她看出苗心禾面色不佳,便询问了起来。苗心禾问曹丹姝,范仲淹所说的奸人,是不是就是吕夷简和高若讷,曹丹姝不便谈论朝政,苗心禾说自从自己怀孕的消息传出后,就有许多大臣的妻子来结交自己,还向自己打听赵祯的好恶,苗心禾没有面对过这种情况,心里觉得害怕。曹丹姝安慰了苗心禾几句,说只要苗心禾守着规矩,就不会有什么事。  早朝时,吕夷简故意提出苗心禾有了官家的第一位皇儿,但是品阶太低,这番言论激怒了赵祯,刺到了赵祯内心的痛楚,吕夷简见状,立马退步,率先提出晋升苗心禾为昭仪,王曾指责吕夷简越权直接管理后宫事务,吕夷简这番举动,是为了日后结交皇子做铺垫。散朝后,赵祯便赶去了坤宁宫,说起要在皇儿降生之前,就为苗心禾晋升,可曹丹姝听了却不同意。曹丹姝认为,苗心禾在生下孩子之后,可以按照祖例升迁,但绝不能在孩子出生之前,把苗心禾升这九嫔之首,可赵祯却不听她的劝。曹丹姝说明,在她刚入宫不久也曾提过,要替三位娘了升迁,可遭到了群臣的反对,还被冠上了拉拢后宫之心的恶名,所以现在她更不会支持此时升迁苗心禾。赵祯说明,当日是有别的原因,他没有替曹丹姝正名,让曹丹姝受了委屈,但这一次是吕夷简提出升迁之事,一切与曹丹姝无关,让曹丹姝不用担心。曹丹姝听了赵祯的理由,更觉得此时升迁不妥,于是把自己当初建议升迁三娘子的原因,如实告诉赵祯,让赵祯知道此时真的不适合升迁苗心禾。赵祯听曹丹姝一席话,心里特别的不高兴,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直接离开了。

第12集
  宫里来了一批新内侍,张茂则作为宫中的老人,来给他们讲解宫中的规矩。任守忠在张茂则讲课的时候前来视察,还特意叫其中一个叫郑烨的复述,可没想到他说得乱七八糟,任守忠大骂他一顿,还不准他吃饭。随后,他又点了另一个内侍梁元亨复述,梁元亨十分聪颖,一字不落地将张茂则的话复述了出来,任守忠询问梁元亨的名字,可他却犯了避讳,任守忠上前打了梁元亨一巴掌,还要处罚他,张茂则便出言提醒他苗心禾的产期将近,不宜动刑,任守忠便让人把梁元亨关起来,等他研究宫规,禀告曹丹姝后,再进行处置。梁元亨的哥哥梁元生回到京城后,才收到两月前的家书,便急匆匆地要赶去舅舅家打探消息,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母亲和舅舅都已经病逝,弟弟梁元亨也已经入宫了。张茂则对梁元亨十分同情,他吩咐梁全一给梁元生送些干粮清水,自己去尝试劝说曹丹姝给梁元亨一条生路。赵祯的乳母许氏搬进了宫里陪伴苗心禾生产,还把苗心禾收到的礼物单子递给了赵祯,让他来处置。赵祯听了许氏的一番话后,才意识到曹丹姝处处为苗心禾和自己着想,他因为错怪了曹丹姝而愧疚,便去坤宁宫主动亲近曹丹姝。喝酒时,赵祯说起天圣五年时自己永定陵找李兰惠的事情,曹丹姝出言安慰,说赵祯并不是冷酷无情,赵祯又提起要在皇儿出生之前给苗心禾升妃位,赵祯明白曹丹姝的思虑,但他却相信苗心禾不会做出结交外臣,祸乱朝纲的事情。赵祯让曹丹姝不要担心,自己已经不是天圣五年时的皇帝,而曹丹姝也不是刚刚入宫不到半年的皇后了,如果现在连这件事情都办不到,又怎么能推进改革。解开了误会之后,赵祯便问起曹丹姝的心里话,看曹丹姝当初是否真的为成为皇后而开心,曹丹姝说明,在她得知被召进宫的时候,是她长这么大最开心的一件事情,更表示她一定会竭尽所能,辅佐赵祯管理好后宫。赵祯很感慨听到曹丹姝说的话,准备离开之时,他才告诉曹丹姝,他想给苗心禾升迁,私心是为了不让他的孩子以为,苗心禾并不被他们的父亲疼爱,让曹丹姝不知道说什么好。赵祯派张茂则把许氏送进宫的礼单,拿去给负责官员考绩的王曾,好让他通过这些礼单,参考一下那些官员的考绩。张茂则回宫后,便去找曹丹姝,想求曹丹姝出面,救一下那个犯禁忌讳的梁元亨。曹丹姝听张茂则说了梁元亨的事情,觉得任守忠做得也没有错,张茂则一心为苗心禾生产的大事考虑也没有错,所以她暂时不插手梁元亨的事情,等苗心禾生产之后宫内大赦之时,她再斟酌处置梁元亨。赵祯又想了一个特别适合公主的名字,特意让晏殊进宫看看,看他取名徽柔是否合适。很快,苗心禾就到了临盆之日,赵祯和曹丹姝都在那里守着,等着苗心禾生产,可等了很久苗心禾也没有生下孩子,让赵祯特别的担心。曹丹姝正安慰着赵祯,想让他静下心来,安心地等苗心禾生产,因为头胎生产慢是常事,没想到这时就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赵祯的第一个女儿就这样出生了。苗心禾生下公主之后,张茂则马上去带梁元亨,让他去见曹丹姝,承认他犯忌讳的错。梁元亨把自己做错的事情,如实跟曹丹姝说了一下,曹丹姝觉得梁元亨看起来还不错,又正好遇上公主出生的大喜之日犯错,便不再治梁元亨的犯忌之罪,只要求梁元亨改个名。曹丹姝帮梁元亨改名为梁怀吉,让梁元亨心存对公主的感激,安心地在宫中当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大川乒乓网|中文搜索引擎指南网(搜网) ( 鲁ICP备16006309号

GMT+8, 2020-7-8 02:09 , Processed in 0.13969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