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爱好者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9|回复: 0

对话人工智能女王卡塞尔:谁是未来主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7 10: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05月06日 11:09   来源:封面新闻

1968年,美国斯坦福研究所公布他们研发成功的机器人Shakey,世界第一台智能机器人诞生;

  1986年,美国发明家查尔斯·赫尔制造出人类历史上首个3D打印机;

  1997年,IBM公司的电脑“深蓝”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

  2016年,谷歌旗下团队研发的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战胜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

  2017年,机器人Sophia被沙特授予公民身份,成为地球上首位获得公民身份的机器人;

  ……

  人工智能正离我们越来越近,有无数信仰者的同时也在引发着人们的担忧和质疑。让人琢磨不透的复杂算法就像是一个黑箱,被人类掌控,却又似乎可以主宰人类。我们的未来,会被机器人接管吗?

  5月4日,艾问创始人艾诚受邀出席封面新闻与成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联合主办的“新青年新未来——第二届AI+移动媒体大会”,与“人工智能女王”贾斯汀·卡塞尔进行了一场关于AI未来的巅峰对话。



  贾斯汀·卡塞尔

  世界经济论坛未来计算理事会共同主席、人工智能委员会前主席,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

  被称为“人工智能女王”的她,是人机交互领域的顶级专家,曾预言“未来每一个灯泡都在观察和学习”。对于人机交互的未来,卡塞尔认为,只有把人的社交意识和社会属性纳入到机器人当中,才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新的可能。

  人类不会走向“奇点”

  艾诚:这个世界有70亿人,你有什么特别?

  贾斯汀·卡塞尔:我是个颠覆者,这可能是我身上最重要的特质。尽管有些人快被我逼疯了,因为我不喜欢遵守规则,但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可以完成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别人眼中的不可能,对我来说都是非常好的挑战。

  艾诚:人工智能于1956年在达特茅斯学院被提出,发展至今已经超过了60年,你是如何定义人工智能的?

  贾斯汀·卡塞尔:1956年的时候,当时达特茅斯大学数学系的助理教授约翰·麦卡锡和一帮数学家共同研究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他们将其命名为“人工智能”。但人们往往忽略了几乎是同一时间在纽约举办的一场会议,出席会议的嘉宾不仅包括约翰·麦卡锡和克劳德·香农这样的信息学专家,还有很多人类学家、批判理论家、文化理论家和心理学家,这就让人工智能有了完全不同的解释。事实上,我们今天给人工智能下的定义,“试图打造一台可以完成全部人类行为的机器”最早的出处正是纽约的这场会议。



  艾诚:尽管人工智能概念的出现已经超过60年了,但实际上是近些年才真正成为市场追逐的风口,你认为人工智能现在处于什么阶段?

  贾斯汀·卡塞尔:人工智能现在人尽皆知,但其实15年前它也一样是非常流行的概念。业内的学者经常会讨论说AI总是在经历夏天和冬天,夏天意味着很多和人工智能相关的大事件在发生,每个人都很亢奋;到了冬天,你能听到的人工智能的声音少之又少,每个人愈发沮丧,似乎什么也做不了;然后再到夏天,再到冬天,周而复始。

  艾诚:我曾经和谷歌的首席未来学家雷. 库兹韦尔有过一次对话,他提出了一个“奇点”的概念,到2045年,人与机器将深度融合,标志着奇点时刻的到来,也意味着机器将会超越人类。但你似乎不太同意这种观点?

  贾斯汀·卡塞尔:当库兹韦尔谈论“奇点”时,就像是说这将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但我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是必然的。具体到这个问题,我认为关键在于我们是否想让机器彻底取代人类,就像我选择生活在一个不被机器接管的世界,我想这也会是大多数人的选择,那么人类在这种选择之下就不会走向奇点。

  艾诚:你说这是我们的选择,未来是在我们手中,这种对人类的自信来自哪里?

  贾斯汀·卡塞尔:2000年,我建造了第一个虚拟机器人,它看起来像一个八岁大的卡通人物。当我第一次在公开的会议上提起它时,一个观众突然站起来说,“贾斯汀·卡塞尔,你太邪恶了,你制造了一个取代父母角色的‘家伙’,孩子们应该和父母交流,而不是和这个虚拟机器人对话,更严重的是,这会让孩子们不再能分辨出真实与虚拟的区别。”

  然而近20年过去了,现在世界上有很多虚拟机器人,游戏中也有很多非常逼真的人物形象,但你们会分辨不出来真实和虚拟的区别吗?显然不会。所以,请相信人类,相信自己。



  中国一定会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成功

  艾诚: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封面,把美国和中国的国旗放到了一起,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这个数字经济的时代,美国和中国谁能胜出?有一种声音说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可能会超越美国、领先世界。你怎么看待?中国会成为赢家吗?

  贾斯汀·卡塞尔:我很高兴看到中国在数字世界和人工智能领域变得越来越强大。我去过阿里巴巴,和他们人工智能的负责人聊过,也和腾讯、百度的负责人交流过,他们都在做很棒的事情。他们知道如何在这些领域开拓,也知道如何培养一批有天赋的年轻人,所以他们能真正做好这些事情。

  我今年一直住在法国,并有幸和法国总统共进晚餐,我给他讲了一些我对数字经济未来发展的看法。我并不认为这会是中美法等国家的竞争,我认为数字经济会为年轻人创造一个更开放的未来,让年轻人有更多的机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无论你来自哪里,无论你出身贫穷还是富裕,你都应该为自己的梦想而战斗。

  艾诚:现在越来越多的资本和企业喜欢蹭人工智能的概念,对于AI的发展来说,这或许是积极的因素,但这种现象是否也意味着泡沫的存在?

  贾斯汀·卡塞尔:我们必须记住,人工智能不是技术,人工智能是一种范式,是一种制造可以完成人类所有行为的机器的方法。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把AI加到一个公司名称的前面,它没有任何意义,它不会使用机器学习,它不会分析客户的数据。简单来说,AI就像是一把雨伞,它的下面有很多你看不到的东西在运行。



  艾诚: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人工智能专家?是什么把你和人工智能真正连接起来?

  贾斯汀·卡塞尔:我不能算是人工智能专家。首先,我的背景不同于大多数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者,我最早学的是文学,后来获得了语言学的学位,后面又读了心理学的博士。我作为教授的第一份工作是语言学、心理学和法语的交叉学科,随后的工作中,我开始尝试使用计算机科学作为研究和理解自己工作的工具。但真正接触到人工智能,是我被邀请到宾夕法尼亚大学访问的那一年,认识了一群非常有天赋的博士和研究生,我们一起打造了第一个虚拟人类,也正因此,我决定要做跨学科研究。

  对于一个年轻的学者来说,这在当时是很疯狂的想法,人们都认为我应该踏踏实实地做我的本职工作。这也是我想和今天的年轻人说的,不要考虑四五十年后你在做什么,你会成为什么样子,你只需要考虑现在你想做什么,然后就全力以赴去实现它。



  人工智能的发展,需要女性更多的参与

  艾诚:去年我读到了梅琳达·盖茨和李飞飞的对话,他们认为女性应该更多的参与到人工智能的发展中。你怎么看待?

  贾斯汀·卡塞尔:创造力来自于差异和多样性,多样性意味着不仅仅是男性技术人才,不仅仅是男性人工智能学者,也包括女性。女性的参与会使得人工智能更多样化,虽然我不知道这会让人工智能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但我知道这样一定会更好。

  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女性不被鼓励成为一名研究AI的学者,或者是成为一名科学家。但每个女人都有权利做她想做的,成就她自己的梦想。当我还是麻省理工学院的一名年轻教授时,许多人常对我说,你看起来不像是一个计算机科学家。这是什么意思?计算机科学家长什么样?其实他们想说的是我是一个女人,一个穿着裙子的科学家,这打破了他们脑中的传统印象,所以有这种怀疑。而后我花很多时间和年轻女性在一起工作,在我的实验室里有百分之五十的学生是女孩,而是很多都是本科生。

  我尝试着成为一个榜样,我努力工作,我也经常做饭,我到处旅行,也游山玩水。我很高兴自己是个成功的科学家,因为我自己就会成为一个很好的案例,让更多的女性朋友知道,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科学家,你并不需要放弃自己女人的身份。



  人工智能对媒体,最根本的改变就是个性化

  艾诚:你提到如果媒体加上人工智能技术,将来一定会有一些变化,比如个性化的新闻、用户情感的读取等等,那么人工智能对媒体最根本的改变是什么?

  贾斯汀·卡塞尔:我认为最根本的改变是人工智能可以创造一种为特定人群量身定做的媒体形态,完全个性化的,这就是最具创造性的改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大川乒乓网|中文搜索引擎指南网(搜网) ( 鲁ICP备16006309号

GMT+8, 2018-5-22 08:26 , Processed in 0.12037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